解決台灣新創人才問題,不能只靠教育改革

最近有機會接受媒體與政府部門訪問,討論我對台灣新創人才教育的想法。我發現在討論公共事務時,媒體與一些公眾人物常常以單一方法來檢視問題,缺乏了理解每件事物環環相扣、互相依存的通盤思考,政策缺乏也「配套」。ALPHA Camp 在過去兩年來,一直致力於新創人才的養成,也見證了一百多位校友成長的故事,我希望能分享自己的觀點跟經驗,幫助大家更全面的思考「台灣新創人才」的大哉問。

人才是國家根本,但人力資源是個市場

首先我想強調的是,「人才問題」其實是個經濟學問題,所謂的改革教育,優化的是勞動市場中的供應端,但若沒有需求端(即產業端)的配合,就會導致供需失衡的現象:培養出來的人才沒人要、或是根本沒辦法吸引人才進入這個領域。

blogpost pic

目前台灣的新創/軟體產業,相對於發展了幾十年的硬體代工產業來說,其實都還屬於比較早期的階段,從客戶端、產業鏈、人才待遇上來說都沒有硬體代工產業來得有規模。臺灣的硬體產業擁有明確的客戶群、獲利模式,也有具有優勢的薪資水準。相對地,以 Internet 為中心的新創產業或電商的體質較不穩定,有些新創還在找尋 Product-Market Fit、有些正嘗試規模化,這樣的狀態無法保證提供大量與穩定的人才需求、或是相較與硬體大廠具競爭力的薪資待遇,所以到頭來我們發現大學讀電機、資工、物理、機械、化工、材料的畢業生全部一股腦兒往收入較穩定的硬體產業跑。

誠如奇摩創辦人盧大偉 (David Lu) 曾在 ALPHA Talk 跟我們分享的:「過去創立飛比的時候我們也在找 Search Engineers,但學校培養出來最厲害的高手最後還是去台積電、聯發科當韌體(firmware)工程師。」

學校只是開始,產業才是人才不斷成長的環境

我們非常重視校友離開 ALPHA Camp 後的成長,因為我們知道,現今世界已經沒有「畢業」這件事。產業以飛快的速度在改變。單是以數位行銷為例,從以前的入口網站,到社群媒體,到移動 APP 行銷,到這幾年業界都在討論的 Real-time Bidding 等,隨著科技與用戶行為的改變,業者每天都需要學習新的技術與技能,才能保持優勢。一個良好的培育人才系統,不能單單只倚賴學校的教育,產業環境更是關鍵。

以工程師領域為例,有優秀的開發團隊,良好的企業文化,開發成功產品的經驗,願意培育後輩的技術公司,才是能讓人才繼續成長的環境。這就是為什麼在美國矽谷,很多明星新創的團隊裡都是有 Google 或是 Facebook 的背景。而這幾年中國也有同樣的現象,在「資本寒冬」裡,能夠募到資源的,大部分都是在百度、阿里巴巴、或是騰訊(人稱 BAT) 待過的「正規軍」。他們熟悉網路產業的運作,也有開發成功產品的經驗。但台灣的軟體產業,尤其是網路、行動軟體尚在發展的早期起,可以讓人才快速成長的環境並不多。

供應端、需求端雙管齊下

因此,如果真的要讓「培育新創/軟體人才」奏效的話,改善需求端(產業)的現況與改革教育同等重要。台灣目前的軟體需求主要有幾大來源:老牌軟體公司或硬體公司中的韌體部門、接案公司、Startups。台灣從過去到現在,有系統軟體、遊戲等相關的軟體公司,而硬體公司裡也需要韌體,軟體工程師,但以上除了遊戲產業外,大部分都不是以消費者網絡(consumer internet)導向的軟體開發環境。另一方面,大部分以接案形式的軟體公司都是仰賴政府、資策會、大企業的案子取得收入,但這類案源,案主都是大企業、法人單位或是傳統產業的老闆與主管,在開發這種產品的過程,很難體會高品質的開發環境,或是應用最新的技術。

Startup 呢?的確,經過這幾年社群的努力,台灣的 Startup 已經有很成功的例子,他們在快速招攬人才的同時,也承擔了培育人才的重任。然而,投入資源去幫助新創很好,也很必要,但在解決人才問題上若只依賴新創公司,速度會太慢,效果也不甚穩定。我們必須認知到雖然 Startup 是一股促進社會、經濟發展的動力,但它對社會中人才培育的影響很有限,畢竟就數量而言,Startup 對人才的需求量不大,待遇上也沒有優勢,更何況在90%的新創公司都會失敗的狀況下,也很難維持穩定的人才需求,因此 Startup 恐怕不會是解決人才問題的最佳方式。

關於解決台灣新創人才問題的四點建議

所以,到底該改善台灣新創人才問題才好?我認為可以從開放、國際化、資源整合的角度出發,從在人才價值鍊上的各個面向解決問題:

  1. 鼓勵或補助台灣 Startup 招聘國外人才,聘用工作經驗1-3年、國外頂尖大學資工領域畢業的專業人士來當 Senior Developers,培育台灣 Junior Developer、並加強他們與台灣的社群進行分享交流。
  2. 鼓勵跨國網路公司來台設立分公司(如Google、Linkedin、Amazon),將台灣設為研發據點。這樣子也可以鼓勵在海外大型網路公司服務(如:Google)的優秀台灣人才,回來為台灣的 ecosystem 出一分力。最近新加坡的總理就親自到矽谷鼓勵移居的新加坡人回國。
  3. 鼓勵台灣大企業投入 Startup 的相關專案,前提是專案必須由新的(最好是國外的)團隊來領導
  4. 協助台灣的接案公司承接來自國際、高品質公司的案子,提供接案公司接觸好客戶、好產品的機會

結語

不到10年間,網路、軟體、行動成為無法抵擋的浪潮,也成為未來的趨勢,但要因應這樣的變化、推動網路人才的發展,只有改善教育是辦不到的,像 ALPHA Camp 的教育單位只是開始,更重要的是要建立一個完整且流動的價值系統,產、官、學、民一起改善,才有辦法真正有效地解決問題。

畢竟,你可以鼓勵生小孩,但沒有幼稚園讀的話是沒有任何意義的。

Photo credit via Annie Spratt

About Bernard Chan

ALPHA Camp 創辦人,TMI 駐場創業家,曾任 Yahoo!亞太區廣告業務總監。出生香港、美國 MIT 麻省理工學院 MBA 畢業,加拿大 University of Waterloo 電機工程與經濟學雙學士。芝加哥 Ruby on Rails 課程研習、在美國,北京,香港有多次 Startup 經驗
來台創業的香港人給台灣新內閣的參考- 2016年新加坡年度預算
放膽做教育該做的事- ALPHA Camp 兩週年回顧